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RSS 您好!今天是
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> 文化副刊

留在大路邊的記憶

巴中政協網  BZSZX.GOV.CN  時間:2017-05-17  來源:

○黃海東

  從老家院壩邊繞過的大路一直通到明水河邊,過去大路上走的多半都是去關路口趕場的。年少時,我們到關路口,或去趕場溪,走的也是那條路。直到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,村里通了公路,我們就再也沒走過那條大路了。十多年過去了,大路早已荒棄了,然而大路邊的幾戶人家卻還留在記憶中。

  

  //沙樹嘴

  沙樹嘴地處明江河岸,與紅巖子隔河相望,從沙樹嘴趟過河就到下關公路了。曾聽村里的老人講,沙樹嘴過去有成片茂密的沙樹,株株沙樹端直入云,舉起的片片濃蔭遮天蔽日,人行其中,恍若夜半出行。期間是否有虎狼出沒,我們就無從知曉了。遺憾的是如此茂盛的一片沙樹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大煉鋼鐵時期,紛紛倒在了鋸斧之下。從此,沙樹嘴沒有沙樹了,唯獨沙樹嘴的名字還沿用到今天。

  住居在沙樹嘴的那戶人家叫李宗興,是一位地地道道的中國式農民,憨厚樸實,精干勤勞,待人熱忱。據說,李宗興原本不住在沙樹嘴,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才從石院子遷來。起初只有兩間土坯房,那時屋前的竹和樹都還未生長起來,站在紅巖子的公路邊,抬眼就能望見敞開的大門。我對李宗興的認識是從年少時隨父親到他家存放自行車開始的。記憶中,那時,每到寒暑假父親都要騎自行車回老家接我們去趕場溪,到了紅巖子,父親便將自行車扛過河寄放在李宗興家。第二天一早父親帶著我們來到沙樹嘴,取出寄放的自行車,扛過河,便托著我們向趕場方向駛去。

  那個時候,在李宗興家寄放自行車的人很多,本就狹小的屋子,有時被自行車塞得滿滿的,但李宗興從沒有怨言。有時家里無人,我們便將自行車隨便擺放在他家的階沿下或院壩里,傍晚收工回家,李宗興就讓妻兒將那些自行車一輛一輛地搬進屋里,以防偷盜。還記得,自我到趕場溪讀書學會騎自行車后,每次回家,也是將自行車從紅巖子扛過河奇放在李宗興家。那時李宗興挨著原來的土墻房又修建了三間土墻瓦房,墻壁上也抹了雪一樣白的石灰。院壩前的竹林和樹木已茂盛地生長起來,將土墻瓦房團團圍住。屋檐下時常躺著一條大黑狗,虎視著每一個過往的行人。盡管如此,每次回家,我還是氣踹吁吁地扛了自行車,往他家寄放……就這樣,多年來,李宗興包括他的家人在沙樹嘴默默無聞地義務替我們看護自行車,從不圖一分錢的報酬,從未有過半點奢望。

  后來,村里通了公路,人們就很少將自行車寄放在沙樹嘴了。參加工作后,我也很少回老家,即使回去也是乘車從公路上走。對李宗興幾乎就沒看見過了。今年春節回老家,站在村道公路上,我遠遠地眺望沙樹嘴。但見那里綠意深深,被一團翠綠簇擁著的白墻青瓦房,在冬日的陽光下格外惹人眼目,房頂上飄升著縷縷炊煙,是那么地祥和,那么地溫馨,那么地富有詩意。哎,看來,李宗興一定過得很殷實。只是歲月易逝,人生易老,李宗興也是六十好幾的人了吧,我猜想。

  

  //何庭梁

  何庭梁是一戶人家,也是一個地名。因為何庭梁居住在那個地方,所以人們就把那個地方叫做何庭梁。

  據說何庭梁的老家原在石院子,上世紀土改后遷居于此。木質結構的大瓦房一字兒排開,西邊住著何庭梁的大哥,何庭梁住在靠東一側。中間用一間未安裝板壁的空屋子隔開。屋后是一片光溜溜的石壩,屋前靠西也是一塊石壩且直抵溪溝,靠東則是懸崖陡壁。懸崖邊生長著一棵巨大的皂角樹,枝椏旁逸橫斜,猶如一把撐開的巨傘遮擋著一個不太大的院壩,院壩邊擺放著一排大小不一的石凳,大路就從院壩中穿過。因此,每當過往行人走到皂角樹下都要在院壩邊的石凳上坐一坐,待氣勻神定,方才起身繼續趕路。如是趕場天,樹下可熱鬧了,放下肩的背簍沿著屋檐下的階沿一字兒擺開,坐在院壩邊石凳上的行人,或光著膀子,或解開衣襟,沒遮沒攔,毫無顧忌。他們一邊吧嗒著旱煙,一邊山南海北地擺談些陳年爛谷子的事,有時還弄出一陣陣浪笑聲來。這個時候,即使萍水相逢,笑過之后也就是一家人了。

  記憶中,我每次從沙樹嘴走到何庭梁,也要到樹下的石凳上坐一坐。在樹下,縷縷山風吹來,渾身舒透,偶爾從皂角樹上傳來幾聲清脆的鳥鳴,聆聽從崖下溪溝傳來的嘩嘩流水聲,仿佛我就置身五柳先生筆下的世外桃源。因為過往行人多,何庭梁在屋旁放置了一口大石水缸,清洌洌的水隨時都裝得滿滿的,并放有一個木制水瓢,供過往行人使用。房前屋后的衛生也打掃得很干凈。每到此歇腳,就像回到了家一樣。

  后來村里修公路,因為地勢的原因,公路繞道溪溝,不再從何庭梁的院壩中過了。從此過往行人都從公路上走,皂角樹下開始寂寞了,唯何庭梁及其家人還安靜地生活在那里,守護著那株巨大的皂角樹。

  

  //岳家溝

  岳家溝就是從我家老屋旁流過的那條溪溝,流到岳姓人家屋前就成了岳家溝。

  岳家溝其實是一個很美的地方,兩岸青山聳立,綠樹成林,沿溪溝兩旁是層層梯田,但不知為何,住在這里的那戶岳姓人家卻總是與貧困連在一起。

  在我的記憶里,岳家一直是村里最貧困的人家。早些年,其住居是一座用稻草搭建起來的茅房,后來村里扶貧才搬進了兩間土墻瓦房。由于貧窮,家里幾乎沒有幾件像樣的家具,一家老少六口人擠在兩間土墻房里,日子真不知是咋過的。

  其實,聽村里人講,岳家上一代還是村里有名的讀書人,精通文墨,常為鄉鄰干些拆八字,寫庚辰等較體面的事兒。但到了這一代不知為啥卻一蹶不振,岳家主人耳聾,人稱“岳聾子”,他的兩個女兒自嫁到山外就很少回過娘家,小兒子因為氣喘至今都未娶到女人。頭腦稍靈活的大兒子,那年突然跟生產隊長的媳婦好上了,在村里攪起一場軒然大波,過后干脆帶著那個媳婦外出打工去了,至今都沒有回過村里。岳家二老在望兒回家的期盼中先后閉上了雙眼。從此,岳家就只留下先天氣喘的小兒子孤零零地守著那個家。

  有一年春節回老家,途徑岳家溝,在村道公路旁有一棟不太大的新磚房突然闖入我的眼簾。驚詫之余,聽過往人說,那是岳家小兒子修建的,村里給了不少幫助。如今生活還算過得去,但還沒有娶到女人。問及岳家大兒子的情況,都說不知道。

  最后,還要記述的是,岳家盡管貧窮,但待人卻十分誠懇熱忱。過去我每次路過他家院壩,無論老少,都要熱情地招呼我去屋里喝水或歇氣。屋前屋后也打掃得很干凈。

來頂一下
近回首頁
返回首頁
推薦資訊
市政協開展委員集中培訓
市政協開展委員集中培
全市政協“一創二引三幫”活動啟動會議召開
全市政協“一創二引三
朱冬主持召開市政協四屆二次主席會議
朱冬主持召開市政協四
市政協四屆一次會議閉幕
市政協四屆一次會議閉
推薦文章
欄目更新
欄目熱門
广东时时彩开彩结果